鹿平

做正经人,干正经事

蓝桥春雪君归日(六)

....深深的掉进了叶蓝坑里安详的(((x

流鱼惊鹊:

最近炖肉有点多拉拉灯缓一缓…

-------------------------------
蓝河此刻的表情就像是往自己脑门上写了“我是卧底”四个大字。
就你这智商去当卧底,绝对是妄想用DOS系统称霸世界。叶修心里如此吐槽,却忍不住给蓝河一个台阶。

“我说,你跟我的合同还没到期,就来蓝雨找后路是几个意思?”
蓝河把一颗心放回肚子里,总比自己身份暴露好,毕竟自己身上还有个任务,这要是被发现,就别指望再回蓝雨。
“谁还不想着给自己找条退路?”

“为什么偏偏是蓝雨?”
叶修注视着蓝河,语气带着一丝无奈,与其说是疑问,不如说是叹息。蓝河并没有太理解他的话,只觉得自己手腕被他抓着很不舒服,如同被火灼烧一般。
“因为离我家近。”

蓝河一直后悔为什么要告诉这个家伙自己的家在这里。叶修得知这件事之后果断地打电话退了房间,并直接蹭上了蓝河的车。
“先去这个宾馆取一下我的东西。”
“我不是你的司机好么?!”
“知道啊,你看哥坐的是副驾驶。”
“……”
“莫凡开车,哥肯定是坐后座。”

“那真是委屈您了啊叶总。”
蓝河白了叶修一眼,扭动插在方向盘下面的钥匙,挂档,起步。

蓝河的家很干净,一点看不出是个单身男人的屋子。从一个人的家很容易看出这个人的兴趣和修养,蓝河喜欢蓝色,墙纸是清新的淡蓝,灯光亦是属于偏冷色,显得白瓷的地砖更为冰凉。
叶修踏进门的时候,蓝河正在自己的鞋柜里翻来翻去,最终找了一双和自己同款式的粉色的拖鞋放在了叶修面前。
“没办法,两双包邮,当时想着给未来女朋友买一双备用。”
蓝河解释着,并帮叶修把行李拉进客厅整理,里面衣服乱七八糟,还没穿的衣服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穿过的脏衣服却是乱七八糟的塞在一个袋子里,蓝河一件一件挑出来扔进自己的脏衣篓,嫌弃的不行。
妈的,怎么还有一盒杜X斯,看不出来啊竟然还想着出来泡妹子?

“你就真的一点都不喜欢哥?”
叶修冷不丁站在旁边说了一句,蓝河整理行李箱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他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从性别考虑到自己此时的处境。
“叶总,咱能公私分明一些吗?”
“行啊,那我们来聊聊你今天去蓝雨的事情吧。”

“我靠我们还是来说……”
蓝河恨得咬牙切齿,一个抬头,却不料刚好撞上叶修微微俯身下来的脑袋。
因为动作不是很猛,力气也并不大。只是叶修因此和蓝河的距离一下拉近到了不足两厘米。
心跳再一次开始加速,在安静的房间里似乎能被对方感知。

是的,蓝河刚才很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是否喜欢叶修的问题,排除了一切会导致脸红和心跳的疾病,他只能得出一个让他自己都觉得想去撞墙的结论,他确实喜欢叶修。
短时间内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相处方式起了变化,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晚太晚,根本来不及再回归原本的航线。

叶修毫无预兆的吻落下来的时候,蓝河并没有推开。烟草的味道以这种方式刺激味蕾并不让人讨厌,反而让人上瘾。

喻文州的如意算盘叶修自然明白,蓝河是很有意思的一颗棋子,若是叶修做事不理,蓝河可以在角落里蔓延出一片属于蓝雨的天空,若是叶修把精力放在蓝河身上,那必定是因小失大。
蓝雨的目标不是帮助兴欣东山再起,而是帮叶修回到苟延残喘的嘉世,收购作为叶修踏板的兴欣。蓝雨的野心同样很大,内讧的嘉世和还不稳定的兴欣,都是被瞄准的目标。
所以,蓝河才会想尽办法干预兴欣内部的事务,包括公司的运作模式和账目的最终确认。兴欣的模式越像蓝雨,便越容易成为蓝雨的一部分。

可是唯独有一点,喻文州没有计算到,或者说这样的意外他根本不可能计算得到。
任何人大概都想不到,最后会演变成这样的局面。
叶修压着蓝河的身体,听着蓝河急促的喘息,手中揉捏着蓝河炙热的分身。

“叶秋……”
叶修就是叶秋,在兴欣早就不是秘密,但是蓝河此时此刻仍然不敢相信那个从未出现在公共场合的传奇人物,就在自己身边,与自己肌肤相亲。
除了蓝雨那两根顶梁柱,估计蓝河当初最敬佩的人就是嘉世的叶总,编进大学经济学教科书的人,手段,经验和直觉,一样不差。

“我说,你该不会大学也学的老冯编的那本教材吧?”

蓝河的双手被叶修束缚在头顶,只好用点头来回答他的问题。
“对、对啊……叶总你的事迹、啊哈……那可是每次考试最后的案例大题啊……”
“然后呢?”
叶修嘴里咬着提前放在行李箱里的安全套,说话也有点含混不清,但是蓝河此刻总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而不是无意义地呻吟。
“我当时题不会做,就、啊你别碰那里!我就在答题纸上写,就算……就算你的思路能被复制,啊、啊哈、也没,没几个人能像你这么不要脸……”

“不要脸?”
蓝河扭动着腰,叶修的吻一路爬至他的耳后,暧昧的呼吸不远不近地打在敏感的皮肤上,惹得下身也不住颤抖。
“你再多说几句,哥给你个满分。”

“……说你妹啊、啊——”
最后的声调明显一拐,叶修很满意这一声恰到好处的呻吟。
“啧啧,这是为了成绩不择手段了啊,蓝河同学,你真是太狡猾了。”

蓝河从头到尾一直保持着清醒,生怕自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叶修还不死心地一次次折腾他,嘴上身下两重折磨。
叶修本来想逼着蓝河自己招供的,见他一直嘴硬根本不乖乖说实话,自己却先软下了心。
心口不一的人其实很性感,比如嘴上不要身体早就热得发烫的蓝河。

当然叶修最后还是被蓝河报复了,当天晚上蓝河疼得下不去床,又不放心让叶修祸害他的厨房,叫外卖同样被蓝河阻止。
“这附近的外卖小哥都认识我你是想让多少人知道我被你折腾到下不了床?”
叶修最后妥协,穿上衣服打算去楼下便利店买点泡面。

“哥也就是有先见之明,以前从来不露脸,就这么出去买泡面也不嫌丢人。”
“差不多点得了啊叶大神,您那从一个小宅男白手起家建立嘉世的故事我倒着都能背下来,我就不信你之前没买过泡面!”

蓝河说着,困意却又一次卷了上来,窝在自己柔软的床上,也不管叶修说的那句没带钥匙,记得给他开门。
蓝河迷迷糊糊告诉叶修门口柜子的抽屉里还有一把钥匙,让他直接拿走。
蓝河当初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就想着,不用买太大,就这样的一室一厅,一个能放下浴缸的浴室,一间能塞下烤箱的厨房,两个人正好好,根本塞不下第三个人的那种。
即便后开叶修从嘉世夺回了写着叶修名字的苏家豪宅,蓝河也一直坚持没有搬东西进去。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蓝河醒来的时候,叶修正坐在床边撕开泡面桶上的纸,香气溢满整间卧室。

“哥就是逃不开给秘书们泡面的命运。”
叶修将塑料叉子在桶里卷了卷,提起来将嘴凑上前去吹了吹,用嘴唇碰了碰确认不烫才送去蓝河面前。
“你这是比沐橙还矫情的节奏。”

评论
热度 ( 57 )
  1. 鹿平世末歌者 转载了此文字
    ....深深的掉进了叶蓝坑里安详的(((x

© 鹿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