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平

做正经人,干正经事

【全员向】缪斯事典(序)不老魔女与北地骑士

Mugi:

中世纪魔幻架空背景,中低魔程度。Cp倾向为绘希,妮姬,花凛,二年生无cp。ooc严重。想象为缪斯九人演一场舞台剧或电影可能更好些。


如果有人理的话就把设定集先放上来。准备先写一些零星的短篇,素材够多的话会整理成辞典小说的形式。




不老魔女与北地骑士


———————————————————————————————


       即使早已通晓灵魂的奥秘,魔女在看到那张脸庞的瞬间,依旧以为是她转世而来,与自己相会。


 


       魔女对于不速之客已经习以为常。毕竟能够寻得门路找到她的,定是有求与她的客人。


       所以当骑士裹挟满身冷冽的寒气出现时,她只是抬眼看了看,便垂目点燃了蜡烛,将一盏茶和两个杯子放在桌上。


       骑士着全身铠,披蓝色披风。披风厚重的毛绒衬里上沾满了白霜。她伸手摘掉了头盔,坐在了魔女的面前。


    “白肤,金发,蓝眸。你来自酷寒的北地。”魔女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她打量着女骑士挺翘的鼻梁和细软的金发,喉间微微耸动。“不远万里,为何而来?”


       屋中香料绵软的甜味包裹住了骑士的浑身寒意,风霜在温暖的室温下也开始悄悄融化。


 


      骑士的脸颊有些泛红。她伸出一只手指挠了挠鼻子,开始向魔女自我介绍。


       魔女的视线随着她的动作上下移动,在骑士的鼻尖略略停留。骑士开始还讲得羞涩,不久便激昂起来。她的一身盔甲随着手势铿锵作响,甚至有融化的雪水甩过来。


       魔女只是出神地望着她的脸,骑士的家乡美景,她目前的窘况和熊熊野心连同优美地嗓音一起从魔女的左耳灌进去,又从右耳飘了出来。


    “魔女大人,您在听吗?”骑士的声音中有了一丝不悦,她蹙起了金色的眉。


       魔女愣了愣,笑了笑解释说已经久未有访客,因此有点愣神。


       说完,她悄悄叹息。


 


       魔女握住骑士的手,用匕首轻轻划开她的臂膊,让赤红温热的鲜血顺着血槽流进碗里。


     “你的盔甲冻得那么冷,可手还是这么热呀。”血没过了药材,她便松开了骑士,一边示意她捂住伤口,一边用匕首刺破指尖向碗中滴入自己的血。


     “手冻僵的话,剑挥起来就会迟钝。剑迟钝了,人就会死。”骑士皱着眉头,视线随着魔女的指尖移动。


     “我知道的。”魔女取过药杵,“所以你们北地人被称为冰精灵的宠儿。暴风雪阻拦不了你们的脚步,还会把你们的敌人冻成桩子。”


     “你们生于冰原,却不知寒冷为何物。你们往于雪山,创造了征伐的奇迹。”


       魔女有些冰凉的手上还留着骑士手掌的温度。


       一样的纤细手指,一样握剑磨出的老茧,却是温暖的。


       怀念一起凑在火炉边取暖的另一双冰凉的手。火炉跳动的火焰恰似此刻摇曳的烛光。


 


       混合了药剂的血仿佛被某种力量驱使着,在法阵中迅速地流动。骑士不语,只是略带紧张地盯着鲜红的液体盈满桌面。


       “如此契约便已成立。我给予你魔女的祝福,直至你迎来生命的终结。你的灵魂将在死后为我所奴役相同的年岁,不得魂归英灵殿。”


“愿你的长剑削铁如泥,愿你的棱锤破敌尽碎。


“愿你的盔铠刀枪不入,愿你的骏马四蹄如飞。


“愿你的双眼永远明亮,愿你的勇气永不褪色。


       魔力涌入骑士的体内,留下紫罗兰色的印记。


 


       “去放手做一番事业吧,恕我老婆子年老体衰,没有那个精力亲眼目睹你的英姿了。”提灯为骑士送行时,魔女自嘲。


       骑士慌张摆手,“哪里,您如同少女一样青春美丽。您的秀发和肌肤,您美丽的脸庞都没有留下任何岁月的痕迹。”


       魔女不语苦笑,拙劣的恭维刺耳,让她怀念起耳畔厮磨的甜言蜜语。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魔女拿出一个人偶把玩。骑士的目光被它吸引。


       那是个精美的玩偶。它全身由洁白的石英雕刻而成,身着全身铠,着蓝色披风。一头金发不知是用什么动物的毛发制成,两个湛蓝色的宝石嵌在人偶的眼窝中。


       太像了。骑士不禁毛骨悚然。


      “魔女大人。这是为未来归还的在下的灵魂准备的容器吗?”


 


       魔女抬头望向她,翡翠样的眸子却似没有焦点。


     “不,这不过是一个老朋友罢了。”









评论
热度 ( 39 )
  1. 鹿平Mugi 转载了此文字

© 鹿平 | Powered by LOFTER